關於部落格
  • 1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專論/2014年美國期被選舉實地報導(6

其意是指任滿六年時所舉行的期當選舉,都是對執政黨晦氣。特殊是「跛鴨年」,對執政黨更形晦氣。其中,茶黨海潮已退,可是他們留下來的席次,大都是由溫和派共和黨候選人在初選中獲勝,誓師出征。他這類處理危機的方式,天然招來遮天蔽日的品評。
【中間網路報】

因為他是憑據三個事實,做出他的合理推論。
最後是歐巴馬「跛鴨」態勢已明,同黨同志不期望他能逆勢而為,改變乾坤。
他幾回再三躲在白宮內研擬大計,而不出面為同黨同志站台,啓事無他,爭奪連任的候選人都和他「劃清界限」,把自己塑造成置身於歐巴馬總統事外的「中立者」(Independent of the President and his agenda)舉例而言,美國國表裏比來發生兩件顫動全球的大事,一件是派空軍轟炸伊斯蘭國叛軍,協助伊拉克沖擊可駭份子;此外一件是發生在美國密蘇里州,美國差人槍擊非裔美國青年致死,導致全州進入緊要狀況的種族暴亂。 美國的媒體和政治學者們,城市把留任總統在最後兩年,譬喻為「跛鴨」。
他們的催票方式有效嗎?或是時不我予,今朝的工作等於是為2016年搭橋鋪路?比及開票之日,自有分曉。他向媒體和撐持群眾誇下海口說:「今年期被選舉了局,共和黨會一舉攻下眾議院245個席次!」(Drive to 245)他切實其實語出驚人!


歐巴馬在這兩件事接踵發生時,他還在麻州渡假,並沒有回白宮處置緊迫狀態。 華爾登的講話,並不是自我「膨風」而是有���本。然則,他們為跛鴨總統別的取了一個專著名詞,稱之為「六年之癢」(Six-year Itch)。而這16席中,有13席次目前是由民主黨議員把握,此外3席次是屬於共和黨。

 處在西南部幾州的眾議員們,希奇向西語裔的選民下功夫,他們的標語是:「想要特赦?趕快讓民主黨重新掌控眾議院!」

其次是民主黨未戰先敗,他們認為要比及2016年總統大選,在強勢的總統候選人帶動之下,掀起「掌控眾議院狂潮」,一舉贏得三項大勝—白宮、參議院和眾議院多半席。註一:參議院議員的任期是六年一任。

註二:眾議員任期是兩年一任。

 2014年眾議院議員有435席要全部改選(註二),而其中有50個選區選出來的眾議員是得利於選區從頭劃分。每兩年都要所有改選,因為人口移動的關係,美國憲法因而規定,每隔10年選區就要重新劃分,以示平允。試問,又有哪一名勝負處在一線之間的民主黨眾議院候選人,敢請他出來站台?華爾登眾議員形容得很妙,他說:「民主黨的眾議員都不敢向他擁抱,他們只能直接擁抱為他們募款的金主!」
 起首是拜眾議院選區重劃之賜。 每逢總統大選年要改選2/3參議員,期當選舉年則改選1/3參議員。

第六節 共和黨眾議院選舉目標—攻下245席
伊斯萊爾認為,這是一個幾乎不行能達到的方針。不過,他還是寄望選民要記取共和黨主控的眾議院讓當局「關門」17天的「慘痛教訓」,希望歷史不要重演。不過,以作者研判,2012年歐巴馬「含淚催票」的戲劇性改變,不會在2014年重演!
 美國民主黨眾議院2014年期當選舉行動委員會(The House Democratic 2014 Mid-Term Election Campaign Operation Committee)比來創議草根動作計畫,準備在爾後三個月內完成「百萬選民出來投票」(1 Million Votes for 2014)的目的。是以,蘇珊˙戴維斯認為,歐巴馬沒有能力讓歷史重演。前者人數多寡,要看生齒的移動而定;後者則是硬性劃定,每州推舉兩人(註一)。易言之,以上13名民主黨議員席次稍有異動,對共和黨而言,是絕對有益的。 美國選民投票出席率查詢拜訪專家寇帝斯˙肯斯(Curtis Gans)指出,2014年民主黨籍選民得投票率,將會遠低於2012年和2016年。他在接管今日美國政治記者蘇珊˙戴維絲(Susan Davis)的會面時說:「我不相信民主黨能夠在2014年的期當選舉贏得眾議院的掌控權,不過,它可能比目前的席次多增添幾席。

 今朝,距離投票日只有百日之遙,民主黨的候選人們都在盡一己之力,為自己的政治前途而戰,他們的策略因時制宜。
 2014年共和黨眾議院全國選舉委員會主席葛萊格˙華爾登(Greg Walden)比來來加州灣區為其同黨參選人造勢。也就是說,從1896年到1928年這32年間,個中有24年共和黨在眾議院中是「一黨獨大」的黨;而白宮在這32年中,共和黨總統做主人長達24年之久!

他們前往投票所的投票率,將會遠低於共和黨籍的選民。 民主黨2014年期當選舉的另外一個「致命傷」是民主黨選民沒有出來投票的熱情。
翻開美國歷史來看,共和黨在眾議院具有絕對大都席次的「黃金年月」要推算到19世紀末葉到20世紀30年代。
 如前文所言,若然共和黨攻下眾議院245個席次,那將是自胡佛總統以來,共和黨掌控眾議院最多席次的「黃金年代」!
除此以外,有16席是來自「勢均力敵」的選區。」
 歐巴馬並沒有抛卻贏得參、眾兩院主控權的鴻猷宏願。 根據8月11日「庫克政治呈文」(註三)(The Cook Political Report)所發出的一份民調顯示,2014年期被選舉,共和黨眾議員的「安然席次」有221席,別的10席傾向共和黨;民主黨的「平安席次」佔175席,其它有13席是傾向民主黨。他要給自己留下好的「歷史定位」。

處在南方地域的眾議員們喊出了一個標語:「投票給民主黨眾議員候選人,就等於是撐持歐巴馬總統!」固然歐巴馬不得人望(指全國性民調下滑),然則他在南方幾州還是具有恢弘的群眾基本。從這份報告來看,華爾登所言非虛。 依照美國期被選舉「宿命論」的概念來看,在朝黨大都是居於劣勢。可是,柯林頓並沒有能逆轉國會的主控權。2010年正值眾議院選區從頭計劃年,是年,共和黨取得有益重新計劃席次,加上茶黨候選人正在風頭上,於是共和黨一舉攻下眾議院大都黨席次,鮑納被選眾議院議長,白宮和眾議院的連番硬仗由是展開。

文章來自: 年民主黨眾議院選舉委員會主席史帝夫˙伊斯里爾(Steve Israel)坦承,今朝眾議院共和黨眾議員佔234席,民主黨議員佔199席,假設民主黨想要在2014年期被選舉拿回多半黨席次,非得淨贏17席,而且本身一席都不克不及輸掉。固然「六年之癢」都不會發生在任期最後兩年的總統身上,以柯林頓總統而言,1998年的期被選舉,他就贏得國會席次增多成功。 根據美國憲法規定,美國眾議院的選區劃分,每10年要重新企圖一次,它和參議院參議員的人數分撥分歧。當兩造淪於政治口水戰的時辰,選民才是最後的「終結者」。共和黨的華爾登回敬說:「政府關門的重大責任,歐巴馬應該一肩承當」。
處在東北部和中西部的眾議員們,他們特別對婦女和少數族群下手,他們把自己塑造成婦女和少數族群的「救助英雄」!




註三:庫克政治呈報是一個非政黨性的學術整體,所做出的查詢拜訪述說均極客觀中肯,廣為政黨和媒體採用。


以下文章來自: http://news.sina.com.tw/article/20140825/13192029.html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